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   不良信息舉報   電話:0919-3151312
您的位置: 首頁 ? 新聞 ? 銅川 ? 正文

從《鄭伯克段于鄢》看禮崩樂壞

從《鄭伯克段于鄢》看禮崩樂壞

趙衛鋒 

《左傳》第一篇及《古文觀止》(收錄)第一篇都是:鄭伯克段于鄢,而這篇文章,大多數人都讀過并且熟知,或者都知道這樣一句話:多行不義必自斃,就是出自這篇文章。 

《左傳》可以說是春秋時期兼具歷史史實與文學性最高的著作了,可以與《史記》相媲美。在《鄭伯克段于鄢》這篇文章中,可能是由于它的文采過于出色,或者是這件史實的可讀性過于精彩,人們往往在讀的時候會忽略一些細節,而恰恰是這些細節便有“見一落葉而知秋”的效用。愛讀歷史的朋友都知道,史書記載大多是微言大義,善用春秋筆法,何況還是在紙沒發明出來的春秋時期,如果不加刪減的詳加記錄,也沒那么多龜甲竹子啊。 

這個標題提到了兩個人物,一個是鄭伯(即鄭莊公姬寤生),另一個是他的同父同母的親弟弟姬段(即共叔段,共是地名,叔是排序),親兄弟之間用了一個“克”,可見古人真是用筆如刀,也足以看出古人(至少秦漢以前這種觀點是正統觀點)對鄭莊公的不齒。然時至如今,多數歷史學家都給他了一個“小霸”的稱號,這是古今價值觀的異同,還有國人骨子里那種悲憫情懷在潛移默化的影響著人的價值判斷,從司馬遷的《史記》中就能強烈地感受到這種情感,對比《高祖本紀》和《項羽本紀》,《李廣列傳》和《衛青列傳》等,我不知道這是幸還是不幸呢。 

強大的周王朝,自平王東遷后,王室便逐漸的式微,而諸侯便逐漸的強大起來,第一個崛起并雄視其他諸侯的便是鄭國。鄭國作為姬姓諸侯國,在平王東遷時,和秦晉衛四個諸侯國(秦還是周的附庸,其他三個都是周朝的同姓)一同護送周平王東遷到洛邑,到鄭莊公時,國力強盛,非其他諸侯國可比。鄭莊公無論是從政治手腕還是軍事思想以及出色的外交手腕,都是當時的佼佼者,正是由于這些突出的優勢,使得他成為公開撕破周禮的第一人,攻打弟弟叔段、與周天子交換質子、割周王室的麥子、假借天子號令攻伐其他諸侯、射傷周天子等等,這些大逆不道、以下亂上的事情全是這兄臺搞出來的,所以后來的有的歷史學家也稱鄭莊公為春秋第一奸雄,這還真不冤枉他。而如今人們在讀這篇《鄭伯克段于鄢》的文章時,記憶最深的句子就是那句:多行不義必自斃了。由此也略知我們與古人的價值觀有多大的差距了,秦漢以前,我們的祖先大多是一身傲然鐵骨,為信義可殺身成仁,其生命不過是品行風骨的附屬,秦漢以后,就沒可比性了,人完全成了名利的附庸。 

在這篇文章中,有這樣一段對話,使我產生了慕古之意,然而這段對話的內涵卻往往被眾人所忽略,或許我們能從這句話中對春秋初期人們的意識形態略知一二。 

子封曰(即公子呂);“可矣,厚將得眾。”公曰:“不義不昵,厚將崩”。 

翻譯過來就是公子呂對鄭莊公說:“行了吧,叔段太得寸進尺了,如果再不管他,聽之任之的話,他的地盤會越來越大,權力也會越來越大,人們就會更多的依附于他,尾大不掉就不好辦了”,鄭莊公說:“叔段得隴望蜀,貪得無厭,所做之事都是不義之事,不得人心之事,地盤越多,依附他的人越多,他就會玩完的越快”。 

這段對話很有意思,鄭莊公是志在必得,叔段是利令智昏,公子呂是忠心不二,可是這段對話中隱藏了一群人,正是這群人最后反戈一擊,使叔段落荒而逃。這群人就是對話中的“眾”,就是不義不昵的“對象”,這與后世的價值觀是完全不同的,后世的一些奸雄權臣都是通過施私恩而收民心的,三家分晉、魯國三桓、田氏代齊等等,這些都是偷天換日的大手筆,難怪莊子譏諷是“竊國者侯,竊鉤者誅”了,可見后來的民心完全是被利益權力所驅使著。而鄭莊公這個時期,通過對話可以得知,人們大多數還是尊奉周禮的,像嫡長子制度、天子為共主、正統觀念等等,對于叔段的大逆不道是不會響應的,看來精通心理學的鄭莊公早就成竹在胸了,在攻打叔段時,鄭莊公只說了兩個字“可矣!”,與公子呂的“可矣,厚將得眾”的“可矣”,完全是兩種心態,兩個意境啊。攻打的過程也就一句話;“京叛大叔段,段入于鄢”,一個“叛”字,既體現了之前鄭莊公的準確判斷,更凸顯了那個時代人們的意識形態,不為利益所驅使。但就這件事來說,鄭莊公的心機不可謂不深,一切全在他的掌握之中,包括他治下的鄭國百姓,都被他算計在內。他贏了那個時代,卻成了顛覆周禮的罪魁禍首。 

同樣是攻滅手足兄弟,周公平叛“三監之亂”受到后人的贊揚,而鄭莊公攻打叔段卻受到后人的摒棄,原因就是周公無私以國事為重,而鄭莊公卻是預謀已久的。這當然也與他所生長的環境有關,剛生下來,他就不被母親待見,原文是“遂惡之”,成天給鄭武公吹枕頭風要換了他,溺愛弟弟叔段憎惡自己,在他繼位后還成天想著讓弟弟叔段取代他,最后竟然聯手發動政變要廢了他,遇到這樣不省心的母親和弟弟,鄭莊公的心估計早就冷了,或許一直在滴血,能隱忍這么多年也稱得上是一位梟雄了。鄭莊公最后一舉蕩平叛亂,把自己的母親也幽禁起來了,這在以孝治天下的華夏之內,無異于讓人瞠目結舌了。 

后來通過潁考叔母子相認,原文是這么記載的“遂為母子如初”,我不禁感慨,史書記載真是微言大義,文人也真是罵人不帶臟字,“如初”兩字真是耐人尋味。如果,鄭莊公和他母親一開始其樂融融的話,哪有后來這么多事。母親的偏執溺愛,使得鄭莊公背負上了奸雄的罵名,同時也讓自己失去了最疼愛的少子,當然對鄭莊公心靈的創傷一輩子也無法愈合,被最親的人背叛其苦痛可想而知。如果叔段知道知足常樂的話,如果其母親明白適可而止的話,這樣的悲劇也就不會發生了,看來人的欲望真是欲壑難填,《左傳》上有句話:“君以此始,亦必以終”,此言不虛,用現在的話說就是一切都是作的。 

天不生仲尼,萬古如長夜。一心想恢復周禮的孔圣人,明知不可為而為之,禮一旦遭受毀棄,像王權一旦遭受挑戰樣,就如同潘多拉的魔盒,永遠也就關不上了。鄭莊公時,民眾雖然還尊奉周禮,但他自己的所作所為卻恰恰違背了周禮之治,說他是亂周禮的源頭并不過分。 

責任編輯:周磊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關于我們| 聯系我們| 加入我們| 版權聲明| 網站地圖| 留言反饋| 我要投稿
Copyright?2016 銅川日報傳媒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
銅川日報傳媒網:www.bxratj.live 地址:陜西省銅川市新區斯明街5號 電話:0919-3151312
  互聯網新聞信息許可證:61120180007 陜ICP備11002265號-1 技術支持:錦華科技
吉林的11选五开奖结果19号的